尽余欢

只为那一瞬,星火。

他费渡像一个游魂,赤条条这么多年流浪,仿佛追逐着唯一的那一瞬星光。

至此,总算找到了方向。】



出自默读广播剧片尾曲以沫,我要吹爆这个词作者!魂总和奇然唱的也超棒!忍不住顺手摸了个鱼)

他知道

他这辈子不会让钢厂的人和丞哥沾上边,

包括他自己。

他知道

丞哥为了让他离开那个小破城市费了多少心血

但他注定不能带着二淼走出去

就像他这辈子走不出当年湖边的阴影一样

丞哥对不起。

丞哥这辈子不会遇到另一个顾飞

顾飞也不会再遇到另一个蒋丞了。

今天也要靠着太太静心口服液续命

【他是我刻在血肉里的youth】

祁醉老流氓我我我悄悄表白

[我会努力,跟你吃一辈子大五花。]
今天还是撒野女孩

[那就只能同上了。]
上什么?
上你啊?
丞哥公然开车👌🏻

[未经允许,擅自特别喜欢你,不好意思了。]今天也是特别爱费嘟嘟的默读女孩❤

【花怜】【千灯愿】
我的心上人,是个金枝玉叶的贵人。
对我来说,风光无限的是你,跌落尘埃的也是你,重点是你,而不是怎样的你。

【权引】【天官赐福】若无爱与憎,彼即无羁缚

引玉审视着眼前的少年,稚嫩的脸庞上满是泥渍,瞳孔里闪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杀气,似乎再靠近一步,他就要动手的样子。
“你……喜欢打架吗?”引玉小心地伸出手,勾起嘴角。少年不语,只是点点头。引玉见势,又接着道:“你跟我走吧?我可以教你怎么大家。”
少年的眼里闪着光芒,似是警惕,又似是期望。
他是天生的武神,他名为引玉,便只配作引玉之砖。


“他整天不做事,占着最好的丹药,最好的练功房,还总给我们添麻烦。师傅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。”一大群师兄弟到引玉那去告状,说新来的权一真有闯了什么祸了。
“他有那个能力啊,与其嫉妒他有师傅的赏识,不如抓紧修炼。”引玉揉着两太阳穴,无奈道。
“还是师兄你大度,这都可以默不作声。”鉴玉满心的气愤,也只能看着引玉的面子,悻悻然作罢了。
待他们一走,权一真便走进来。引玉一惊,愣道:“你……都听见了。”
权一真点点头,沉默半晌。末了才听到他底入地底的声音:“师兄……我真有那么差吗?”
“没有啊……不是的……”引玉知道现在这样告诉他很苍白无力,只能看着权一真愤愤然离去。


中秋宴上,几番嫉妒的一瞥。
生辰时,当作礼物的锦衣仙。
神武殿里,不能自控的权一真。
还有那句,饱含血泪的“去死吧”。
他潜心修炼,行善积德,终于飞升。而这个总是闯祸,毛毛躁躁的混小子,轻轻松松就成为了镇守西方的武神。
他认,认自己天资不如,认自己祸从口出,认自己被嫉妒冲昏了头,只想要权一真跌下台来。
而这个穿着他亲手送上的红衣铠甲的师兄,失控中想要去抱住他,他却杀红了眼,说了一句,满含怨恨的“去死吧。”
余生堕为流落鬼市的鬼王下属,一生孤苦,他要偿还。


“只要我开口,权一真的法力就能全部转入你手下。”君吾轻开口。引玉从未有过这样强大的法力,这大概是他修炼八百年也别想得到的。
“师兄……”权一真唇边满是鲜血,仿若他当时被砍掉手脚,几经失控的样子。
恍惚之中,他看到了那个满脸是泥的小子,用心在地上揉着泥团,准备找人打架的小子。那个在天庭犯错,愤愤回来找他诉苦的闯祸精。那个笑起来有两颗稚嫩的虎牙,只知道在后面跟着他喊“引玉师兄”的跟屁虫。
世间有诸多不仁,爱别离,怨憎会,求不得。
“怎么样?决定好了吗?”君吾勾起嘴角,伪善一笑。
“决定好了。”他把权一真的法力集中在掌心,往前一推,一个束缚君吾的光圈出现。
君吾有些气恼,光圈一除,便是朝引玉下了杀手。
“不识好歹。”他怒道,“真以为自己是保护了他吗?”
引玉倒在权一真怀里,身体一点一点抽空。权一真像个小孩子,眼泪一滴一滴在他面庞上,与他的血迹交融,是一滴滴的血泪。
他知道面对第一武神的法力,他不过是杯水车薪。但是他宁死,不愿拿他的法力,不愿成为君吾所谓的走狗。知道自己是必死之身了,不能再陪这个师弟走下去了。
“一真,你听好。师兄不能再陪你了,在上天庭少闯祸,师兄不能再帮你解决这些了。以后要自己走,要知道成长,不要这样幼稚耍性子……”他还有好多话要交代给这个爱闯祸的师弟听,还有好多事,想讲给他听,想要看他一点点成长起来,看他慢慢变得能够保护好自己。尽管他已经足够强大,足够……
“师兄……你别走”权一真没经历过生离死别,但是引玉垂下手的瞬间,他什么都没了。


他不闯祸了,不打架了,安安分分养着他的残魂,想着那天他就回来了。他堂堂西方武神,却像个小孩子。师兄欠他好多好多生辰礼,他也欠师兄好多好多句,
“对不起……”
是故莫爱着,爱别离为苦,若无爱与憎,彼即无羁缚。

【为谁醉饮千觞 为谁困守荒凉
为谁举手投足学他模样
为谁把小小饴糖珍藏 为谁独坐长夜破晓天光
为谁寻求百计千方 为谁贴身不离锁灵囊
为谁疯狂 不顾一切嘶吼着去抢
苟延残喘执念不放 断手紧攥着破碎饴糖
血雾茫茫 声嘶力竭濒死狂妄
是否听见斯人低吟浅唱 笑容温暖唤阿洋】
道长……阿洋想吃糖。你回来,把阿洋也带走吧。
他也曾是少年郎,也曾是沐浴着阳光,也曾神采飞扬,但谁知飞来横祸,碾断了少年人全部善良。他不曾拥有,才会不依不饶,一步一杀,他试图拥抱,却被人拒之千里。直到遇见白衣道长,遇到那个睡前会在他枕边放一颗糖的人,遇到那个他渐渐放下心防的人,他值得。
他笑他宏图未展,笑他心眼两盲,笑他咎由自取,无处可藏,但却悄悄为谁,红了眼眶,为谁,不顾一切嘶吼着去抢。
“道长,再叫我一声,阿洋。”